• 時政新聞
  • 經濟法律
  • 管理財經
  • 社科歷史
  • 文學文摘
  • 健康生活
  • 文化藝術
  • 科技科普
  • 教育教學
  • 當前位置: 早教700網 > 科學文摘 > 社科歷史 > 正文

    貴陽“據”變

    時間:2019-04-07 12:21:02 來源:早教700網 本文已影響 早教700網手機站

    獲獎理由


      這是一座偏居西南一隅的城市,曾被戲稱為“沒有存在感的省會”。從2013年到2018年,大數據產業在這里從“無中生有”,到落地生根,再到風生水起,這座城市成功地實施了一場華麗的逆襲。如今,它以當前中國經濟罕見的兩位數增長率,領跑全國城市。它以創新驅動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路徑,成為后發優勢地區仰望的標桿。
      在貴陽,大數據是毋庸置疑的“一把手工程”。
      “貴陽提出打造以大數據為引領的公平共享創新型中心城市,在創新方面突出特點是大數據,突出的優勢也是大數據。”貴陽市委副書記、市長陳晏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這個思路是在最近三年以來不斷優化形成的,雖幾經領導班子的交替變化,但貴陽市打造創新型中心城市的思路沒有變、決心沒有變,而是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任接著一任干。
      超常規判斷發展趨勢,理念和政策上保持連續性,全方位大力度布局,讓大數據成為引領貴陽創新的引擎。
      2017年,貴陽以11.3%的GDP增速在全國的省會城市當中排名第一,這已經是貴陽連續五年在全國省會城市中增速排名第一。
      2018年11月29日,工信部賽迪研究院發布了《中國數字經濟百強城市發展研究白皮書》,貴陽排名第26位,排在前面的大都是東部沿海的一二線城市。
      這份報告特別提到了貴陽,“盡管中西部地區在創新資源集聚方面缺乏優勢,但仍在基礎資源和市場方面存在潛力,政策和扶持資金的傾斜同樣為中西部城市彎道超車提供可能。貴陽的資源型數字經濟發展水平遠超GDP排名,已經成為彎道取直的典范。”

    大數據驅動創新


      貴陽的大數據探索,起步于2014年。2014年3月,貴州·北京大數據產業發展推介會的舉行,拉開了貴州發展大數據的大幕。
      發展大數據,對貴陽來說,其實是困境中的一種突圍。
    貴州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展示中心。

      “那個時期,貴陽的產業正處于青黃不接、艱難轉型的過程中,傳統產業逐步萎縮,新興產業還在起步。”陳晏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此外,貴陽屬于典型的喀斯特地形地貌,生態十分脆弱,一旦破壞,難以恢復,對發展的方式提出了更高要求。
      “當時國內經濟剛剛提出‘三去一降一補’,大背景是產能過剩,而高耗能產業當時還是貴陽的支柱產業。”貴陽市大數據管理委員會主任唐振江對《中國新聞周刊》分析。當時貴陽有五大支柱產業,分別是裝備制造、鋁和鋁加工、磷和磷化工、醫藥產業、食品工業,前三個產業要么屬于產能過剩、依靠政府補貼、成本收益完全倒掛,要么屬于高耗能、有污染的行業。而醫藥主要是具有地方特色的民族藥,并非化學藥和仿制藥,產能很難做大。
      2015年6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視察貴州時,要求貴州要守好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
      “當時對貴陽來說,存在路徑選擇的挑戰。”唐振江說,經過全方位地仔細研判,當時的貴陽市領導班子很敏銳地抓住了大數據的發展機遇,基本和全球保持同步,“美國最早提出大數據,也就在2013年左右。”
      在貴陽,大數據的概念早已經不是一個產業概念,而已經上升成為城市發展的源動力和頂層設計理念。
      2016年7月,貴陽市委九屆六次全會審議通過《關于以大數據為引領加快打造創新型中心城市的意見》,明確以大數據為引領,分三個階段將貴陽打造成為全國創新型中心城市。2017年,這個理念再次升級,融入了公平共享的理念,提出“發展共建、社會共治、成果共享”思路。
      貴陽市委副書記、市長陳晏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貴陽提出的“打造以大數據為引領的公平共享創新型中心城市”,具有十分強烈的“貴陽模式”,和很多城市打造創新城市的內涵和路徑都有不同。
      在理念上,貴陽所追求的是一種“全方位的創新”。在路徑選擇上,要以大數據引領發展,走出一條西部欠發達城市彎道取直、后發趕超的發展新路。在體制和模式上,探索形成大數據帶動產業轉型升級、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優化民生服務保障的“貴陽模式”。
      在這樣的理念推動下,貴陽打造創新城市的目標和任務也水到渠成。貴陽的核心目標是,要讓數據成為城市創新發展的基本要素。把貴陽打造成塊數據城市,實現城鄉信息基礎設施基本完備,城市各類數據匯聚融合、開放共享。三大任務是,全力推進大數據商用、政用、民用創新,以大數據引領經濟轉型升級、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和改善民生服務水平。
      “貴陽提出的創新型‘中心’城市也很有深意。”陳晏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貴陽提出的“中心城市”,主要著眼于打造全省的創新驅動中心城市和區域創新中心,“創新型中心城市有幾類,比如國內北京、深圳等,國外的硅谷、渥太華等,它們是知識創新、產業創新、模式創新等全面的科技創新。而貴陽之所以沒有提打造西南片區、全國或者全球創新型中心城市,主要是考慮做好自己的事,不好高騖遠,不脫離實際,一步一步去推動目標實現。”

    大數據落地生根


      在貴陽市國家高新區的大數據廣場,矗立著一座雕塑,名字叫“據變”。雕塑造型像一個由許多區塊組合而成的鏈條,象征著數據膨脹爆炸釋放出巨大的能量與價值。
      貴陽國家高新區管委會副主任張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高新區在1992年設立,但由于基礎薄、底子弱、產業定位搖擺,在上世紀90年代末,一度排名全國倒數第一,面臨撤區的危險境地。
      “有過幾次轉型,但直到找到大數據這個產業定位,才找到了有別于東部、不同于西部、區別于全國所有高新區的一張名片。”張宇說,目前貴陽國家高新區在500萬元口徑以上的大數據企業,占了整個貴州省的60%。2018年,大數據產業占全區產業總收入的比例約為37%。

    • 早教知識
    • 學習資源
    • 優美散文
    • 閱讀
    • 才藝
    • 教育
    • 智力開發
    北京pk赛车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