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政新聞
  • 經濟法律
  • 管理財經
  • 社科歷史
  • 文學文摘
  • 健康生活
  • 文化藝術
  • 科技科普
  • 教育教學
  • 當前位置: 早教700網 > 科學文摘 > 教育教學 > 正文

    牧楊,習武從醫,剛柔相濟

    時間:2019-04-08 10:41:43 來源:早教700網 本文已影響 早教700網手機站


      人物簡介
      牧楊先生,中醫骨傷教授,中華香港關愛生命養生科學研究所董事長,國際高級氣功推拿整骨師,高級免疫遺傳學營養師協會主席,國務院雙創深圳辦公室副主任,國際華商協進會理事。
      牧楊先生受家庭的影響,從小就接觸了醫學和武術,長久的熏陶和學習,讓他對兩者都有了深刻的領悟和靈活的運用,其後更是秉承家族傳統,成為了一名專業的醫師。面對各種疑難雜癥,他自有方法和妙招,所以許多旁人束手無策的疾病他往往能夠及時治愈,這是他智慧的凝聚,也是他善心的傳遞。
      懸壺濟世 妙手回春
      牧楊先生祖籍山東,出生於當地一個大戶人家。解放前,牧家經營著一個鏢局,後來隨著社會的變遷,鏢局不復存在,他們轉而專心經營起自己的醫館,人丁興旺之時,這裏的工人就有四五十個之多。在這樣的家庭中成長,牧楊先生自小衣食無憂,同時,家裏各位飽含學識的長輩也給予了他最好的教育。他不僅自小就跟隨著家人習武問醫,更練就了一副過目不忘的本領,六歲多時,對於大人教他的唐詩就已經能做到耳聞則誦,成為了遠近聞名的小神童。如此種種,早已為他今後的生活奠定了基礎。
      近代社會風云變幻,儘管生活在條件如此優渥的家庭中,卻不能佔據自己生活的主動權,在時代洪流中,也只能被裹挾著前行。六十年代,為了支援大西北,一大批知識分子和技術人員前往祖國西北腹地,也正是在這個時候,牧楊先生舉家從東北遷移至了大西北。
      牧楊先生先後下過鄉,當過兵,終於等到了1977年恢復高考。那時候擺在他面前的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去四川體育學院修讀體育專業,另一個則是去上海醫學院學醫。雖然自己自小的體育成績都很突出,但牧楊先生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選項,一方面是因為醫生在他的眼中是個無比崇高的職業,他亦希望自己今後能治病救人,救死扶傷;另一方面則是來自於家族的傳承,“家中長輩開了幾十年的醫館,留下了許多寶貴的經驗,我不能讓這些傳統的東西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上失傳。”於是,最終牧楊先生去了上海求學。
      大學畢業後,牧楊先生回到寧夏,在寧夏國際伊斯蘭康復中心骨傷外科從醫。豐富的學識和祖輩傳承下來的經驗讓他的醫術日益精進,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行醫體系,讓不少前來求醫的人對最終的治療效果深感驚喜,這也為他贏來了更多的機會。1990年,他的伯樂出現,最終將他帶去了北京。
      在北京,牧楊先生先是在西城區的一個高幹醫院為前來問醫的人提供診療服務。在這裏,他服務了諸多的社會名人,也因此聲名遠播。有一次,跟他私交甚密的史寶森先生,他的孫女在一次滑冰的時候不慎摔傷,腿部骨折。那時候,他們去找了全北京最著名的接骨名醫,但是依然沒有將錯位的骨頭給接上,最後關頭史先生將牧楊先生接來給自己的孫女看病。當把病人腿部的石膏打開的時候,牧楊先生也為此捏了一把汗,因為病人的腿已經紅腫異常,部分組織甚至在潰爛流膿。“你們要是再耽誤個十天的話,這腿就要廢掉了!”牧楊先生當下作出診斷,必須要重新進行接骨,否則情況只會繼續惡化。最後他們選擇了聽從他的建議,牧楊先生連麻藥都沒有使用,只按住一個穴位以減輕傷員的痛感,就運用他熟練的技法很好快將斷骨重新接了回去,讓在場所有人直呼驚喜。二十天之後,對方就已經能夠緩緩下地走路了,她十分感激牧楊先生的妙手回春,這段故事也被傳為一時佳話。
      從那之後,牧楊先生的診所前總是門庭若市,尋醫問藥的人絡繹不絕,其中既有政商界名流,也有學術大家。但是如此高密度的工作也讓牧楊先生感到疲憊不堪,於是在幾年之後,他決定離開北京,南下香港。
      來到香港之後,牧楊先生開始從事另一個方向的工作,那就是從教。那時候香港的許多高校沒有骨傷外科,面對一些腰腿疼痛的患者,他們普遍採取西方的治療方法,所開設的都是牽引、拉伸等諸如此類的課程。牧楊先生於是自那時起開始在高校上課,培養學生,將自己的技法傳遞給下一代,一方面培養新的醫療人才,另一方面也是傳承。
      《希波克拉底誓言》中有言:“無論至於何處,遇男或女,貴人及奴婢,我之唯一目的,為病家謀幸福。”無論是作為醫生的家中長輩還是牧楊先生本人,都始終將這份職業理念和承諾置於心間,面對病人,他們不問貧賤,不搞特殊,不以名利為最終目的,最終也收獲了別人的信賴和尊重。
      以武為醫 相輔相成
      牧楊先生自6歲時即開始跟著家人練習武術,年月日久,這樣的練習早已成為了一種習慣,成為了牧楊先生生活中一件不可或缺的事情。
      “那時候我基本每天凌晨兩三點去樹林裏面練功,練到早上六七點天亮了就收工回家。”過去傳統的武術練功有一個忌諱,就是不讓別人看見,所以牧楊先生養成了這樣一個晝伏夜出的作息,不過這也更加體現出了他練功的決心和毅力,即使是在如此苛刻的要求下,他也依然堅持了下來。
      如今,牧楊先生依然堅持著這樣的習慣。“一天之際在於晨,一年之計在於春,我現在每天早上起來最重要的一件事還是練功,然後晚上也會練幾個小時,這樣的練習是不能中斷的,持續才有意義。”日復一日的練習讓他的功法已經爐火純青,亦為他的行醫提供了更多可能。
      推拿正骨其實是個很累人的活計,因為面對許多大塊頭的病患,力氣不夠根本就無法擰動他的肌肉或關節,以至於難以達到預期的治療效果,所以很多學這個專業的女孩子中途都轉了行。牧楊先生長期習武的經歷此時就派上了用場,讓他有足夠的體力醫治病患。

    • 早教知識
    • 學習資源
    • 優美散文
    • 閱讀
    • 才藝
    • 教育
    • 智力開發
    北京pk赛车是不是真的